杭州都市网
草根
话题
新闻资讯
热点杂谈

广播台

查看: 917|回复: 0

包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2-24 17:20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包子
进了车站候车室,看一下大厅墙上的时钟,离发车还有二十分钟。我和父亲在靠门的位置坐了下来,父亲问我要不要去一趟洗手间,我便把皮包交给了父亲。
等我从洗手间回来,发现父亲不在位置上,只有一把雨伞还在滴着水。我着急地向四周搜寻,可是没有发现父亲的身影,问了邻座的人都说没有注意。在候车室里找了一圈没找到父亲,我急着跑到外面。
天空下怎样进行解决新生儿湿疹的问题   http://www.pifubingok.org/tuibushizhen/5816.html?1387845405着雨,冰冷湿滑,行人匆匆走过,雨滴沿着伞的边框落到地上溅起了水花,一双双脚踩着水花在我的眼前布开迷阵,我在仔细地搜索那双破旧的解放鞋……
少许,父亲从对面的商店冒着雨跑了回来,在我面前停下,把四个包子和我的包塞到我手里,才去拍打肩上的水珠。
我问父亲跑哪里去了,父亲笑着说“没去哪里,就在对面买了几个包子,给你带着路上吃,你饿了就拿出来垫肚子”。我又问父亲怎么没撑伞,父亲说“一点点路就不打伞了,不要紧,习惯了。”
父亲拍完肩上的水珠,笑了笑,说“进去坐下吧”,父亲在前面走了,我在后面看见父亲的臀部湿了一片,我回头望了一眼商店门口,那边地上丢着一把折了骨架的坏伞,那是父亲的伞。
父亲刚才摔那儿了!
父亲连撒谎都不会,难道他只是不想让我知道他摔倒了?父亲看我没跟上,回头又叫了我,那一刻,我看见父亲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的苍老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( ICP11014599-1  

GMT+8, 2018-8-22 05:35 , Processed in 0.265625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